公堂之上,跪着一对中年夫妇,旁边的草席上,躺着看着遍体鳞伤的小薇。

    我向京兆府尹行了礼,他倒没有对我疾言厉色,也没让我跪着,前一年他得了重病,要不是边太医连着数日不眠不休为他诊治,他怕是去见了阎王。

    所以,他自然对我也很客气。

    他只问道:“边夫人,这齐佳小丫可是你府买去的丫鬟?”

    我瞥了一眼草席上的小薇,点点头道:“没错,大人。小丫是我们府里的,已改名为小薇。

    她虽是下五旗的包衣,但也是旗人,所以我们府里让她入府可不是为了让她来做事的,是想她为姨娘的,我们还指着她生下一儿半女为我们边家开枝散叶呢。”

    京兆府尹闻言,面露疑惑,指着小薇说道:“那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再次瞥了一眼,道:“今晨民妇外出时,小薇还好好的,这会儿怎么就死了,民妇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我话音刚落,就听跪着的中年夫妇喊道:“大人,你一定要为民做主啊,我们的小丫是被这个毒妇活活折磨死的呀,你看看她身上的伤。”

    中年夫妇说着,扯开小薇的衣领,露出了里头的青紫伤痕。

    我却上前一步,将她的衣襟合好,斥责道:“你们都是小薇的何人?就算她已经死了,她也是个姑娘家,怎可随意解开她的衣裳?”

    旁边的中年男人转过头对我吼道:“你少假惺惺的,人不就是你害死的。

    我们是小丫的大伯,大伯娘,你这毒妇害死我家小丫,我们要你偿命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“你们怎么知道她死了?”

    中年夫妇微微一怔,随即男的说道:“这不是明摆着的吗?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小薇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道:“我不是说这个,我是问你们如何知道她在府里死了?”

    中年妇人急忙说道:“是我们今日去看望她,结果你府里的人以家主都不在家为由,坚决不肯让我们见面。

    我们在附近等候,想着等你们这些做主子的回来,我们再过去求求,你们会让我们见面的。

    可左等右等之下,却见两个下人抬着草席鬼鬼祟祟地出来,要不是我眼尖,发现从草席中掉出